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
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
關鍵詞

最新主題
十一月 2017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   

日曆 日曆

本月最活躍發帖人


廣州水上花市 末代蜑民當船夫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廣州水上花市 末代蜑民當船夫

發表 由 Staff138 于 周三 1月 29, 2014 8:15 pm

維園花市喜慶有餘,但年年打蛇餅卻也極為辛苦。隨廣州花市昨日全面開羅,《蘋果》記者在當地找到一個絕佳去處:荔枝灣水上花市!水上花艇飄香、岸邊繁燈盛開,船夫更是廣州最後一代蜑(音:但)民,一路回憶艇仔粥、鹹水歌的塵封往事,好不快哉!

「六脈皆通海,青山半入城」,惟有老廣知這句古詩奧妙。六、七十年前的廣州,河道密佈,廣府民俗專家饒原生用「打艇不打的」來形容當年水路交通之旺盛。近年廣州政府投資數億元(人民幣.下同)將原本深藏荔枝灣地下的暗渠翻開,改造成古色古香的小橋流水。

小艇賣鮮花 較港便宜三成
一到春節,荔枝灣則大玩「水上花市」:只需80元,遊客就可坐上繁花點綴的花船、環遊3.1公里的荔灣水道。船上有古裝打扮的導賞員不提,岸邊還停泊有一簇一簇、盛滿鮮花的小艇,桃花水仙、蘭花金桔應有盡有,價格也比本港便宜兩、三成。若有心水的,喚船家靠近小艇,將其買來便是,省卻排隊之苦,更有一種穿越時代的奧妙感。


■遊客泛舟湖上,既有清風拂面,更可飽覽岸邊花燈勝景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

湖中巨蓮燈 紅燈籠掛枝頭
白日賞花,夜晚則要賞燈。河道兩岸裝飾有36組特色燈飾:三米多高的「馬到功成」彩燈,鋪滿湖中的巨型蓮燈,掛滿枝頭的大紅燈籠等。如若坐在花船之上,既能欣賞美景,又能遠離岸邊喧囂。還未過年,就有大批市民到園中漫步。來自巴西的David夫婦就是其中之一:「我周圍的中國朋友都說這裏很漂亮,我感覺非常不錯!」

如果僅有鮮花彩燈,還不算十分特別。花市的企劃總監徐經理向記者介紹,花船上的掌舵者才是整個水上花市的點睛之處:這群其貌不揚、平均年齡將近60歲的船夫,竟然是瀕臨消失的最後一代廣州蜑民。徐指,要說開船經驗最豐富,莫過於這班一輩子在水上謀生的蜑家人。只不過自從十多年前被政府要求集體上岸後,他們早已飄零各地,為了找回這群老人,實在是費了不少工夫。因此,坐在花船欣賞美景時,一定不要忘記向這群船夫請教艇仔粥最初的烹飪秘招。


■整個公園約有50多艘賣花小艇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
■雖是花市,但夜晚的燈飾也是形態各異,漫步其中十分浪漫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
■白日遊客不多,裝滿鮮花的小艇靜靜地泊在岸邊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
■來自巴西的David夫婦對花燈讚不絕口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Staff138

文章數 : 125
注冊日期 : 2010-07-07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西關風月 花船上沒妓女

發表 由 Staff138 于 周三 1月 29, 2014 8:27 pm

【歷史淵源】
今年算是荔枝灣連續第二年舉辦水上花市,但對其歷史的質疑卻並未平息。有老廣提出,所謂水上花市,其實源自於明末清初的「水上妓院」,花船並非賣花小艇,實則是找尋「花姑娘」、「尋花問柳」之處!

老廣女神 西關小姐
但廣府民俗學者饒原生對此卻並不同意,他特地翻查古書,證實早在千年以前的南漢國時期,廣州就已經有水上賣花的傳統。近代以來,因為廣州最大的花卉基地芳村、莊頭等都在珠江南岸,而主要居民區集中在北岸,因此逢年過節,也一直有花農划船販花的習俗。

讀者如在新年期間去荔枝灣坐船賞花,或會在船頭見到一位位秀麗脫俗、身着傳統喜慶服飾的「西關小姐」。饒指這才是「篡改歷史」:舊時廣州西關地區多以富商為主,而東山地區則集中更多的權貴,因此廣州老話稱「西關小姐、東山少爺」。

西關小姐是指那些精通琴棋書畫、舉止優雅的大家閨秀。她們是當年廣州真正的「女神」,根本不會跑到花船船頭充當導遊。只是昔人已去,如今只能成為花展中一個噱頭。


■花船有大有小,全家人包下一艘小艇,不用500元人民幣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Staff138

文章數 : 125
注冊日期 : 2010-07-07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蜑民愛艇仔粥 上岸「暈陸」

發表 由 Staff138 于 周三 1月 29, 2014 8:30 pm

【族群飄零】
艇仔粥,港人是吃慣的,但你又知不知這道美食的來歷?追究下去,還要從以船為家的蜑民講起:「以前蜑家人是很少上岸的。船上放個爐子,捕上來魚蝦蟹蜆就現殺現做,直接放在粥裏煮。這就是艇仔粥。」民俗學者饒原生介紹說。

根據資料,「蜑」通「疍」,原指水上居民,近代廣州仍有不少人在水上定居,不是住在船上,就是住在河灘邊的棚中。上世紀三十年代,每十個廣州人中就有一個是蜑家人,他們靠捕魚、貨運、擺渡為生。

別看花船隊的榮班長在岸上總是駝着背,上了船卻是如魚得水:「我從細就在水上搵食,祖上三代都是打魚。」從父輩的搖櫓船,到80年代開始的機動船,從年輕時的漁船到中年的貨輪、集裝箱拖輪,再到如今在荔枝灣划花船,榮班長稱自己一輩子「其他的一概不識,就知點划船」。

上世紀最後二十年,因為政府政策及珠江污染,大多數蜑民逐步上岸定居、轉工,最開始還有「暈陸」的毛病:習慣了水上的搖晃,反而不適應平穩的陸地。
只是時光飛逝,如今要想吃到最純正的艇仔粥,卻已是不復可能了。


■花船的船夫都是如榮班長(右)這樣經驗豐富的末代蜑民。《蘋果》記者攝

Staff138

文章數 : 125
注冊日期 : 2010-07-07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